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
 

.....繁花.尽落.....

<<  < 2009 - >  >>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
  ...霜天.碧落...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人寰.苍茫...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尘雾.凝看...
 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无垠.天尘...
 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九非.沧海...
 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渺渺.滔滔...
 
 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...回望.无涯...
 
 
霹雳的愚人节感想(吞禅雪)
 
焰 发表于 2009-4-6 9:55:00
 

四月一日愚人节,一到教室就听到他们乌吁吁地闹。同桌的让我小心别被整。我才想起今儿是什么日子。
愚人节啊......突然就有些百感交集,又想起吞佛那句:“傻剑雪,吾骗汝的。”
想笑却哭都哭不出来
有些无措,剑雪死的时候我都米有哭,只是觉得难过与不解,不了解吞阐雪三人的纠葛,一直把吞佛和封阐当成两个人来看待。只哉剑雪是被吞佛杀死的。
现在却很有种辛酸的感觉.
剑雪无名。那个带有梅花香气的灵魂,纯澈洁白,在那下雨的血夜中消散去了.
我相信他不曾后悔失去生命,而是有太多的遗憾没能补全。不甘的是最后仍没能将好友唤回。
梅香清冽,却敌不过大雨无情的冲刷。
染血的白梅凋落,冰与火的交锋,冰终是败北。
血澈冰骨,寒意透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想起初见是那个眠于梅树上的人儿,似遗落凡尘的树妖,雌雄莫辩。额上剑纹朱红,一袭墨绿衣裳,海藻样的头发,有说不出的怪异,在梅树上又是说不出的和谐.
乌龙的是最开始甚至将他当成了女子。只是觉得“她”似乎异于平常女角花花绿绿,软声细语。看到他与公孙月说话,蝴蝶君吃醋时,还曾暗笑蝴蝶多心。
也曾无数次怀疑他的性别,却始终败给他单纯秉直,如雪剔透的性格。不认为霹雳里会有这般性格的男子(咳,诸位道友麦郁闷,霹雳真的只这一家)更何况还是北阈一刀两剑中的剑邪。手下亡魂不会少,走多的地方见过的事更是多,竟还有这样的心性,着实希奇了。
所以当听说他是男儿身时,不尤惊呼:“虾米?男的?”
现在想来明明长相和女子差很多,行为也很男性化,为虾米会认错呢?黑线- -||||||||||
大概是被那嗓音和单纯的性格给迷惑了。

 


至于吞佛同子或说是一剑封阐就着实让吾纠结了...一直摸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,总觉得看到的都是假象,暧昧不清。亦正亦邪,有不是蝴蝶那般。
昨日刚将皇龙记看完~~~小莲华终于带着袭灭转生去了(高兴啊~~~~)。一步莲华与袭灭天来是一体分出的善与恶,魔与佛。两人共同回归可一步莲华,是两个独立的人格。那吞佛童子和一剑封阐又是怎样?
是两个分别独立的人还是只是记忆不同的同一个人?
吞佛童子前往九渺峰取朱厌是临行前的举动着实让我厌恶了!突然莫名的愤怒,剑雪死时都不觉得吞佛的做法怎样,毕竟他是魔。现在却真想将他的爪子砍下来。

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杀死敌人毫不留情,动用心机百战百胜
  看着他从背后给了莲华一戟,看着他背叛袭灭,看着他站在宵的血泊中冷然:“所谓交情,在人物面前不过是玩笑。”我心中愤然无比,偏偏又有一丝佩服,魔做到这样也算是一绝了,便是朱武也做不到断情决狠,被子狠辣足够心机却差吞佛老远,真是爱不得恨不能。
然而当得知捅莲华一刀只是与圣尊者上演的周揄黄盖,心中谜团更大了。
袭灭问他真的米了记忆时,他笑:“戒神宝典真是世间最好的回忆录。”我不由一惊!
封阐是吞佛的过去,是回忆,却终究也是吞佛童子。若他以前不记得,当他说一剑封阐只是骗局时,一向少言的赦生怎么会说他自欺欺人最可悲。
这样联系起来,让我心惊,难道赦生道开启那晚青白交替的脸也是吞佛童子一人演的好戏!!!
那么...杀死剑雪的是吞佛童子也是...一剑封阐!
但我确信一剑封阐不会杀剑雪,至少没有吞佛记忆的封阐不会伤害剑雪!事实是什么,我不知道。
恐怕也只有BJ自己知道。
BJ给一剑封阐的定义是吞佛童子的善体,但我宁愿相信他如袭灭和莲华般的另一个被吞佛杀死的人,而不是是吞佛童子偶尔的良心发现。
那对剑雪来说太残忍,对戏迷来说也太残忍!
一步莲华走时对吞佛说佛与魔只在一念之间,吞佛是佛是魔已不再重要.一剑封阐已经消失,剑雪也已经回归黑莲。纠磐神子重生,除非他 有剑雪的记忆,否则便是另一个人了,不在是我当初所爱的那个为了同伴执着无悔的剑雪无名了。就像没有封阐记忆的吞佛,与我,是另一个人。
至于吞佛童子,这个让我纠结的人物,想了很久,我才猛然发现,与其说吞佛无情,不如说他有他多情绪,只是压抑得太深。
他对朱武说他是找回了自我的魔。
我却认为这个魔界的心机大将更像是:人!
人因失去自我而成魔,魔找回自我不就是人了吗!
这样的说法也许有些牵强,但这样复杂的性格的确是现实中的人完全一样。霹雳里最染我们猜不透,又爱又恨的人物。
也许这也是他从剑踪到现在还没有被回收的原因吧...

 
 
 
 
 
 
  • 标签:霹雳 感想 吞禅雪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